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综合 / 正文

只为一句承诺,母爱之情让她一生守望地主家的“儿女”

这是一个发生在基础农村妇女身上的真实故事,她一生无儿无女,母爱之情确为别人的“儿女”操碎了心。在今天这个母亲节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一起来读懂这位母亲的坎坷人生经历和她的那一份良苦用心。

只为一句承诺,母爱之情让她一生守望地主家的“儿女”

网络图片

在浙西的深山密林里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叫“胡家岙”,自清朝末年以来就以出勤劳能干的保姆而闻名。那一带深山连绵、路径险恶、土地瘠薄,山民们的生存条件十分艰难。为了寻找能生存的出路,当地妇女就成群结伙地外出,到沿海一带那些富裕的人家去当女仆或保姆。

在胡家岙小溪村里有一个名叫胡林香的年轻女子,家境十分贫寒。她20岁那年,丈夫挑着一担柴火一脚深一脚浅地踏着崎岖不平的险恶山路出山卖柴,不幸坠入悬崖下的深渊被活活的摔死了。当时胡林香已有身孕,但因过度地悲伤和过度的操劳而不幸流产。她孤苦伶仃地在家里苦熬了两年,终因生活无法维继,不得不走上了外出大山给人家当保姆的这条老路。

一句‘为了孩子’的承诺 帮别人看家护院达九年

胡林香受雇的第一个东家是浙东某市的一个大富商,在当时可以说是地主了。胡林香在他家当保姆一干就是10年,她亲手带大了这家富商的一个小姐和两个少爷。胡林香自己没有儿女,她把全部的母爱和情感都倾注到这3个孩子身上,她还亲自给这3个孩子分别起了乳名叫“大林”、“二林”和“小林”,与自己的名字“林香”能联系起来。她对这3个孩子如同己出,就像对待自己的亲骨肉一样地关爱。胡林香的勤劳、善良和忠心耿耿也赢得了富商夫妇的高度信任,把她当成自己家庭里不可缺少的一个成员来对待。

日子就在这平平淡淡中悠哉悠哉地过着。到了解放前夕国民党节节败退的时候,这家富商夫妇经过反复权衡,决定要举家迁往台北。临走前,这家富商与胡林香商量,请她留下来保管一批珍贵的财富;并说他们全家此行吉凶难料,他们要在家乡留下一条退路,万一在台北有什么变故和意外也好回来靠这些财物重振家业。富商留下的财物有大量的银元、金条和珍贵的珠宝、首饰。

胡林香含泪接受了东家的重托,她向东家发誓: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她亲手拉拔大的大林姐弟,她自己就是豁出命来也要保全东家的这些“重要财产”,绝不会让它有丝毫的闪失。

富商一家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家乡去了台北,胡林香心如刀绞,当时也是失落的很,为此她还守着这座深宅大院大哭了一场。转念她又记起了东家临走前的重托,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坚信只要她守住了这批财物,总会盼到总有一天见到大林、二林和小林的时候。

为了保护好这批财物,胡林香用厚实的布做了一条特宽的腰带,把那些珠宝、首饰排列整齐、密密麻麻地缝在腰带里,再结结实实地捆在了自己的腰间。把那些数量大的银元和金条等物件,分成了几次悄悄地带回她老家胡家岙,全都埋在自家茅屋的床铺底下。

胡林香藏好那些珍宝财物后,在东家留下的这座空落落的深宅大院里苦苦地等了9年。她节衣缩食,每天一有空闲就坐在门口向东眺望,嘴里还不断地念叨着:“大林二林小林,你们在哪里呢?”有点像鲁迅小说《祝福》里的祥林嫂般的神经质。有人好心地劝她再找个婆家吧,别太苦了自己,都被她婉言谢绝了。也有人劝她再出去投奔一个东家,也被她坚决拒绝,她是在一心一意地等待大林姐弟的归来。直到后来她自己的积蓄全部用完了,为了不动用东家托管的财物,这才不得不锁上家门,再次走上了离开大山给别人当保姆的老路。

28年结下深厚感情 帮雇主带大儿女及孙女

胡林香的第二个雇主是浙东解放军某军分区一个姓周的参谋家。正巧军分区司令部就设在原来富商家的那座深宅大院里,胡林香就是因为思念孩子,所以才走进那个大院给解放军某部的周参谋家当上了保姆。

胡林香在周参谋家又当了整整28年的保姆。在这28年里,周参谋从军分区的参谋一直升到军分区的司令员,这期间多次调动搬家,参谋夫妻俩一直舍不得胡林香离开他们。胡林香精心地呵护、带大了他们家5个孩子,而且又一直又帮着带大周司令家的两个小孙女。在这漫长的28年里,他只求过周司令给他办了一件事,就是托人看管好她原籍的家,她说等她老了以后还要回胡家岙去,别让人毁了她那两间茅屋。她心里明白,就是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保护好那两间茅屋床铺底下埋藏的林老东家委托她保管的珍宝财物。

1988年,周司令员离休要回青岛去定居,好心的司令夫妇一再劝说胡林香一起走,到青岛去共同颐养天年;并说青岛是个养老的好地方。可胡林香宛然谢绝了周司令夫妇的盛情邀请,明确地说她要等大林姐弟们回来,她还说这辈子不见上他们一面死也不会瞑目的。

就是风餐露宿的乞讨 也要等待心中那份亲情

周司令一家回青岛了,孤苦伶仃的胡林香又回到了胡家岙。她用几十年辛辛苦苦攒下的积蓄翻盖了那两间破败的茅屋,因那两间茅屋无人居住且又常年失修,她怕茅屋一旦倒塌会危及埋藏在屋里财宝的安全,所以再穷她也要花钱翻盖那两间茅屋。

翻盖好房屋后,胡林香又在这茅屋里苦苦地等了3年,此时的胡林香已是72岁高龄的老人了。多年的积蓄已在翻盖房屋和后来几年生活开支中花费光了。于是她决定要回到军分区大院附近居住,胡林香坚信只要大林他们回来,就一定会回到他们的老家去,只要自己在那里等着,就一定会与大林姐弟有重新相见的机会。因为这个司令部大院原来就是他们的家啊!

军分区大院的门口依然笔直地站着两个哨兵,进出大院的人和车辆仍然川流不息;但是时过境迁,铁大的营盘流水的兵,当兵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已经没有人知道她是几年前周司令家的保姆了。

此时的胡林香除了腰中缠着的那些珠宝、首饰外,已经身无分文了;白发苍苍的胡林香再也不能给人家当保姆了。为了糊口,她只得一手拄着木棍,一手拿着一个压扁了的饭盒,沿街乞讨过日子,讨饭之余,她就在大院的旁边坐着,凄凉的情景可想而知。

她在那里一坐又是5年。这5年来,她不顾严寒酷暑,天天像一座石雕般的坐在那里,盼望着大林二林小林这3个孩子会随时归来。无论是早晨还是晚上,走近她身边的人都会听到她在反反复复地念叨着:“大林二林小林,你们在哪里啊?”时间一长,大家都说她疯婆子,说她是想孩子想疯的。正常人哪有在那里一坐就是5年、而且每天反反复复只说这么一句话的呢。

一生只为一句承诺 临死也要为乡亲做点贡献

1996年7月的一天,77岁高龄的胡林香突然感到身体不适,随后就晕倒在军分区大院的门旁。军分区里的人赶紧把她抬到医务室进行抢救,医生发现她的病情非常危险,一边对她采取必要的急救措施,一边解开她的上衣准备做进一步的检查。不料,常年保持着高度警觉状态的胡林香突然惊醒过来,随即将双手紧紧的捂住腰间,拼命地拒绝着医生对她再做进一步的检查。医生耐心地劝说她,说她的病情相当危急,如不配合治疗恐怕有生命危险。

胡林香听后流下了两行辛酸的眼泪,自己也觉得体力不支,恐怕是生命要走到尽头了。于是,她第一次取出当年周司令给他留下的电话号码,并说自己是当年周司令家的保姆,有重要事情要与周司令面谈,请军分区首长赶紧与住在青岛的周司令联系一下。

军分区首长接到报告后相当吃惊,一边指示全力抢救,一边拨通了青岛周司令家的电话。周司令接到电话后更是吃惊,也不管体老多病立即搭乘最快的航班连夜赶到胡林香身边。

周司令握着胡林香的手听完了她断断续续的叙述后,又是惊奇又是感动。想不到这个当了自己一辈子保姆的贫苦女人竟是如此的仁义和守信,五十多年来守着这么一大笔财富不动心,哪怕是穷到了沿街讨饭的地步也分文未动。周司令这才明白了这个伟大的女人在临终前叫他千里迢迢赶来这里的用意。于是,他恭敬地弯下腰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胡大姐,请你放心,我都听清楚了,现在你准备怎么处置这些财物呢?”

胡林香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说:“我等了大林姐弟一辈子,看样子是他们不回来了……将这些东西都捐出去吧,修一条从胡家岙通往大山外面的公路……我丈夫当年就是从山里到山外途中掉到山涧摔成肉饼的……胡家岙的人太苦了……给他们修一条能通到大山外面的路吧……”。

周司令亲自执笔记录,他含着热泪对胡林香说:“大姐请你放心,我向你保证,我自己亲自去办好这件事,您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嘛?!”

这时候胡林香老人已虚弱得说不出话来了,但她还是坚持着说下去:“把我的墓修在公路边上……我要在路边……等大林他们沿着这条新修的路回来……”说着说着,胡林香老人她连像游丝的那点力气慢慢也消逝了。

胡林香去世后,在周司令的操办下,她保管的那些遗物经银行收购、拍卖,共售得现金5800多万元。

2002年10月,由大山深处的胡家岙通往山外的公路胜利通车了。尊照胡林香老人的遗嘱,她的墓就修在公路起点朝阳的山坡上,让她老人家永远能看到这条能通到大山外面世界的公路。墓前立着两块石碑,墓碑的正面上刻着:“老保姆胡林香之墓”,落款是“胡家岙百姓敬立”;墓碑的侧面上刻着胡林香老人几十年来一直反反复复念叨的那句话:“大林二林小林,你们在哪里呢”?!(完)

来源:公号青岛故事(长工)

投稿:1702971912@qq.com

编辑:鱼头

0
自定义html

下一篇:首届南昌踏水寻梅文化旅游节5月1日在梅湖景区花博园开幕

上一篇:蓝城首入江西“心安处·归桃源”生活发布仪式在南昌唯美上演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
自定义Html广告